免费发布信息
当前位置:首页贴吧街头巷尾 话当年,稼轩惜,北苑英华
签到09月25日
漏签0
我的贴吧

手机访问贴吧

[街头巷尾]话当年,稼轩惜,北苑英华精华置顶

人气:4322 回复:0 赞(0)
建瓯网
初级1
版主
  • 帖子:13
  • 精华:1
  • 注册:2016-05-02

 

 

上马勇御国,下马善诗词的大将军——辛弃疾


采茶民俗


北苑茶园


北苑百年乌龙茶园

 

 


    宋代以来,赞咏北苑茶的多为好茶的文士墨客,甚至帝王,然而也有一个上马勇御国,下马善诗词的能文能武大将军——辛弃疾。他的一首“夜里挑灯看剑”,激扬了多少中华爱国忠义志士;一首“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又让多少天下有情人梦里寻她(他)千百度。然而,辛弃疾抒写的茶诗、茶词,同样在浓浓抗敌热情中,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,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,体现了将军诗人本色。

 

    辛弃疾,字幼安,号稼轩,山东东路济南府历城县人。出生时,山东已为金人所占。二十一岁时即参加抗金义军,曾任江西、福建安抚使等职。追赠少师,谥忠敏。与苏轼合称“苏辛”。与李清照并称“济南二安”。由于与当政的主和派政见不合,后被弹劾落职而退隐山居,公元1207年秋,辛弃疾逝世,时年68岁。辛弃疾是南宋词人、将领,作为南宋词坛一代大家,其词热情洋溢,既慷慨悲壮,又婉约俏丽,笔力雄厚,艺术风格多样,而见北苑茶词里。


     由于辛弃疾任过福建安抚使和武夷山冲佑观提督,与朱熹、陆游是好友,知建州(现闽北),好建茶,所以建州北苑贡茗是他笔下的美题佳材。泡茶时从容精致,吃茶后两腋生风,辛弃疾词《临江轩·试茶》:“红袖扶,聊保膝,龙团共破春温。高标终是绝尘氛,西厢留烛影,一水试泉痕。饮罢清风生两腋,馀香齿颊犹存。离情凄咽更休论,银鞍和月载,金碾为谁分。”这首词写于他早年征战沙场时期,情感引人,词真意切。红袖添香,诗墨饮茶,是国泰民安的社会飘逸生活,也是士大夫茶文化的一种写照。然而,举茶当歌,为抗敌卫国、百姓安宁,身为将才的他只能放弃小家之乐,银鞍为伴,马踏沙场,统兵枕戈明月下。然而,刚饮下的茶已是清风生两腋,茶的余香齿颊犹存,就要离家出发,柔情伤感凄咽难休论。何时才能回到妻儿身边,共品龙团饼茶呢?军旅生活紧张艰辛,漫长无期,何时匡复国家凯旋而归?只有让金碾为谁分来相问。作者试图用茶来慰藉心里御敌的伤口。


     嘉木之茶的清美品质,往往也隐喻文士清高儒雅的品质。辛弃疾在《定风波·暮春漫兴》写道:“少日春怀似酒浓。插花走马醉千钟。老去逢春如病酒。唯有,茶瓯香篆小帘栊。卷尽残花风未定。休恨,花开元自要春风。试问春归谁得见。飞燕,来时相遇夕阳中。” 一到春天来临,就会想起与友插花、骑马疾驰,还要喝些酒纵情狂欢。如今春天来了,却是人年老时,觉得春无兴味,如喝酒过量而病感。惟有在自己的小房子里点燃上香,喝上几杯茶来消磨时光。看春风不息,把剩下的花瓣也给卷走了,可是我不恨它,花儿开放本是春风的吹拂。借问,谁又看见春天离去了?金色的夕阳下,春天被飞来的燕子碰上了。这首词是辛弃疾被罢官之后,闲居带湖时所作,诗人正值悲伤之际,罢官后,落寞心情悲凉。不过,他对前途抱有信心,坚信自己能像燕子飞于春风夕阳里。


     如茶树的坚韧不拔,似茶饮给人欢乐,辛弃疾有着茶的精神与品格。见辛弃疾词《六么令·用陆氏事,送玉山令陆德隆侍亲东归吴中》:“酒群花队,攀得短辕折。谁怜故山归梦,千里莼羹滑。便整松江一棹,点检能言鸭。故人欢接。醉怀双橘,堕地金圆醒时觉。长喜刘郎马上,肯听诗书说。谁对叔子风流,直把曹刘压。更看君侯事业,不负平生学。离觞愁怯。送君归后,细写茶经煮香。” 送友人出别,场景欢乐,一群又一群的好友亲人,拥着花队,举杯美酒来送行,仿佛也让诗人穿越回到千里的齐鲁大地,好像是抗金胜利回归的家园。幻梦里,热烈火热的相迎,接风酒喝了一杯又一杯,吃着故乡润滑的莼羹。不知诗人醉入在乡情,还是被憧憬忘了神,酒杯不由坠落地上,晃然清醒。借着欢别,将军告诫勉励陆德隆要不负平生所学去建功立业。而赋闲的自己在失落遗憾中,只能饮着北苑茶,借抄写茶经,释放上马北伐、沙场点兵之心矣。


     一壶茶,将军见本色;一杯茶,英雄惜英华。曾任职福建安抚使,督管过北苑贡茶的辛弃疾,难免想起那个撰写茶文《大观论》而被掠在金朝的二帝,龙凤团饼圆,大宋江山何时圆?辛弃疾22岁于敌营中生擒叛将张安国,有着冲过烽火战场策马南归的年少英雄的形象,后人赞其更有着万马丛中取敌将首级之壮举。


     所以,当他饮名冠天下的北苑龙凤团茶,不由感慨人生万分。辛弃疾在《上西平·会稽秋风亭观雪》词:“九衢中,杯逐马,带随车。问谁解、爱惜琼华。何如竹外,静听窣窣蟹行沙。自怜是,海山头,种玉人家。 纷如斗,娇如舞,才整整,又斜斜。要图画,还我渔蓑。冻吟应笑,羔儿无分谩煎茶。起来极目,向弥茫、数尽归鸦。”诗人罢官居阳原山瓢湖,自称瓢翁,虽生活悠闲,自我感到空有光复山河理想,一身武艺无用身之地。年华似水去,英华如茶流,茶的苦涩在心难去,他只有见“羔儿无分谩煎茶”,极目苍空,数着归去的乌鸦,唏嘘猛呼:英雄报国的路在哪?(王德仁)

楼主 2016/5/2 10:41:32  超级管理 编辑 删除
没有找到符合条件的信息

我要回复

该帖已关闭回复

承诺遵守文明发帖,国家相关法律法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