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发布信息
当前位置:首页贴吧街头巷尾 与茶叶的对话--翻开陈道旺33年的制茶日记
签到10月17日
漏签0
我的贴吧

手机访问贴吧

[街头巷尾]与茶叶的对话--翻开陈道旺33年的制茶日记精华置顶

人气:915 回复:0 赞(0)
建瓯网
初级1
版主
  • 帖子:13
  • 精华:1
  • 注册:2016-05-02

 

 

谷雨润物,嫩芽吐芳,春茶郁郁葱葱生长,他又开始着手新茶的制作,打算恢复传统手工制作,探索制茶新工艺,提升茶叶品质。33年的制茶人生有辛酸、有快乐,每一缕茶香都表达了陈道旺对茶叶的热爱与孜孜不倦的追求。(黄善旺)


2009年以来,小桥镇连续举办七届春茶品名节暨茶王赛,他每年都积极参加,协助筹备会做好品名节各项工作,在赛茶评选组无记名投票中,他亲手制作的水仙茶多次获得金、银奖。他积极鼓励新茶人积极参与,在相互交流中,分析各自茶叶的优、缺点,取长补短,共同进步。


新茶人江耀强说:“2009年以前,家里没有主业,生活无着落,陈道旺了解情况后叫我跟他学做茶叶,耐心讲解晒青、萎凋、杀青、揉捻、烘焙等环节应注意事项,带着我做了几季茶,一点一滴教我如何做茶、做好茶,一步步引我入行。”从话语中可以感知他对陈师傅的尊敬。做为小桥新一代茶人的他,现在也有了自已的茶厂和茶庄,生意越来越红火。


现在他已年届60,业务逐渐放手,主要由两个儿子负责。他开始从事公众事务,培养一批批新一代茶人。自从小桥镇成立茶协以来,他一直担任副会长,致力精品“工夫茶”的研究,与新茶人分享制茶经验,学习制茶工艺,倡导茶香人正、闻茶知人的理念,带动小桥茶叶向更高水准的发展。


他的视线没有离开公众


陈道旺1975年参军,在广州军区空军某部当通讯兵,1979年参加越南自卫反击战,第二批进入友谊关凭祥地区。此次,他找到一条新的茶叶路,创办鑫铎茶厂生产毛茶、半成品、精制茶一条龙,建立柳香茶业有限公司向外推销,在广州、汕头等地开设茶庄进行品牌直销,年产及分销精制茶5、60万斤,年销售额达2000多万元,成为小桥茶叶生产销售第一人。同时,他以“四两”之力推动水仙茶深加工,目前全镇茶叶加工企业已有220家,在外营销人员2000多人,初步形成“水仙茶”产、供、销一条龙服务的新局面。


陈道旺说:“当时大量半成品积压,资金周转困难;在镇战友聚会时,大家都在回忆广州汕头当兵的事,灵光一闪,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汕头人喝“工夫茶”的样子,心里一阵狂热,并向汕头的老战友了解情况。”第二天,他带上样品亲自跑了一趟广州,因原材料成本低,具有价格优势,很快就在广州茶叶市场推销开。


1998年,因农残、低级工艺等因素影响茶叶出口,导致大量半成品积压和三角债形成,大部份半成品加工户退出市场,少数经营能力强的生产者转向国内市场,陈道旺开始了新的转型,一次战友聚会带给他新的商机,开创精制茶的生产。


在乡村,猪肉的叫卖声增加了许多,村民的钱袋殷实起来,家里大小老少都在赚钱,有种茶叶的卖茶青、毛茶价格高,没有茶山的农民可到茶厂打工赚工钱。到了1994年队伍不断壮大,3.3万亩的茶园产量不够本镇半成品的加工,玉山、南雅、东峰等相邻乡镇的毛茶大量涌入,小桥成为毛茶加工基地,茶叶半成品的制作带动全镇经济的发展。


自已富不算富,尝到甜头的陈道旺开始带着亲戚朋友做半成品。一带十、十带百,茶叶半成品制作的旋风,刮向全镇的每一个角落。当时每个村都有捡茶场,家家户户都在捡茶叶,运着毛茶、茶片、半成品的三轮车穿梭于乡村小路,妇女闲时拣茶赚钱补贴家用,老人也戴着老花镜忙得不亦乐乎。每到周末,捡茶叶是小孩子最开心的事,能够自主支配自已赚来的钱,并能养成劳动致富的观念。


这阵风,他带动了


几千斤春毛茶入库,他尝试用农用风扇进行初级分类,并召集邻里妇女和老人捡茶梗、拣茶片,经过一个多月的折腾,半成品水仙茶完工了。第一个吃螃蟹的他,产品无人问津再正常不过了,他主动向建瓯市各大精制茶厂推销,却处处碰壁,都说没收过这种茶。陈道旺说:“当时挺沮丧的,大家都不知道半成品是什么,根本无法定价,后来经朋友介绍,按一定毛茶折率计算半成品的价格,卖给了建瓯市精制茶厂,每斤可赚四、五毛钱,随后着手更大规模的生产。”


在广州当过兵的他,见过世面,知道茶叶市场迟早会放开,对自已选择的事业充满信心。他拿着现金向茶农收购毛茶,并高出统收价格两三毛钱,茶农蜂拥而至,一炮打响。老茶农家焕说:“当年我们家做的一级好茶卖给茶叶站,就被定为二级品,每斤价格少了四、五毛钱,有苦难言;陈道旺来收茶,不要受那窝囊气,怎样的茶叶就卖怎样的价格,心里踏实。”


当时体制处于封闭状态,由茶叶站统收统购,不允许私人参与收购,农户凭关系卖茶,同一品质的茶叶卖出多种价格,农民敢怒不敢言,陈道旺说:“刚回来收购毛茶制作半成品,镇茶叶站、精制茶厂都找过我,把我定性为扰乱市场,要求停止收购,我性格倔并不买他们的账。”


    偶然的机会,闽南茶商来到他的茶厂,交流中问起陈道旺:“毛茶17%的增值税太高了,从那些方面可降低成本?”他思索良久,提出把茶梗、茶片捡出,以此计税会减少一半以上。与客商谋划好后开始尝试,找来妇女、老人、小孩捡茶叶,第一车闽北水仙茶半成品走出厂。陈道旺说:“当时水仙毛茶2块多钱每斤,半成品每斤卖到4.6元,加上茶片的销售收益,按一定折算率,每斤毛茶可净赚5、6毛钱。”此举不但毛茶价格卖得高,库存也销售一空,妇女老少也赚到了工钱,何乐而不为。他决定回到水仙茶原产地家乡小桥镇,开始水仙茶半成品的生产。


    一个不寻常的1984年,不经意间,他放下年赚万元的行--开三轮车,与几位朋友到顺昌包茶厂,误打误撞敲开了茶叶大门,走上茶叶人生,并与它结下不解之缘。那时候的他,车开得风生水起,响当当的万元户,妻儿老小围成团,生活过得有滋有味。后来却因毛茶的滞销,使前些年开车赚的钱赔得精光,看着满屋的水仙毛茶,他一筹莫展。


这只螃蟹,他咬了第一口


“水仙茶紧结曲卷,有如蜻蜓头、青蛙腹,色泽光润,褐黄、黛绿交错,汤色橙黄、香如兰花、滋味醇厚回。”在品茶室,老茶师陈道旺向笔者娓娓道来。茶盘上一壶清茶袅袅升腾,闻一丝,兰香扑鼻,清高细长;喝一口,味浓醇厚,回甘清爽,沁人心肺。在这里,每一滴茶汁都演绎着这位老茶师33年的制茶人生,写下浓浓重彩一笔。


 


 


楼主 2016/5/2 10:40:48  超级管理 编辑 删除
没有找到符合条件的信息

我要回复

该帖已关闭回复

承诺遵守文明发帖,国家相关法律法规